哪些科學家天天為科學倒米?

science 3

  • A君手拿寒暑表,走進房間四處探測,寒暑表的水銀柱紋風不動,於是高聲宣布:這兒沒有輻射、沒有噪音、也沒有高血壓。誰會認真聽他呢?—-寒暑表(溫度計)是設計來量度溫度的,沒有功能去測量音量、輻射量、血壓,我們另外發明了音量儀、放射測量儀、血壓計。
  • B君學懂了計加減數,躊躇滿志,覺得它天下無敵,永遠不會有更棒的數學。他需要計算一天有多少秒鐘,人家教他簡單的乘數運算(60 X 60 X 24 =?),他竟然堅持要一下一下用加數推算,認為乘數是邪術,旁門左道,要避之則吉。

如果你覺得這些故事荒唐無稽,恐怕未想過如果這兩位仁兄仁姐大權在握掌億萬人生死,情況將會多麼慘絕人圜。

看官們,祥哥告訴你,這個正是今天全人類可悲可怕的命運。

整個人類文明早已病入膏肓,若非有清醒的一小撮人多年來冒生命危險去抵抗、揭露真相,隨時返魂無術。這個瘟疫有個名字,叫做「科學主義霸權」。

 

當科學自大雄覇天下

科學主義(scientism)跟科學(science)是兩碼事,可惜這個世代分得清楚的人萬中無一(閣下全家誰聽過「科學主義」?)。

科學當然是非常管用的工具:沒有科學,我們今天還以為地球是平的,沒有科學,怎也造不出飛機火箭更不會有電話電視電腦。祥哥萬分感恩我們今天都活在科學的祝福中,也相信自己當年的博士論文(應用語言學)100%合乎科學原則,所指導過的博士生論文中每句話亦然。

科學家當然對人類貢獻極大,科學的精神(客觀求真、堅持原則、自我反省、承認局限、服務社會等等)絕對崇高可敬,祥哥一直當伽俐略牛頓愛迪生愛因斯坦個個是人民英雄。

科學主義則是一種科學的誤用,通常指唯我獨尊(「我們不承認者都是騙子,必須消滅」)、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一切辦事必須遵照我們的原則否則予以批鬥」)的態度(註1)。

當今之世,自從堅持還原主義(reductionist)原則的「實証科學」(positive science)在過去一二百年大行其道,「統治」人類文明之後,社會上種種不符合其標準的思維方式與探索現實手段紛紛遭排斥,一句「你這個不科學」即足以打進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天下間所有事物的對錯都必順由(某些未追上時代者心目中的)科學判定。

更倒霉的是由於種種政治、文化、歷史原因,科學主義與社會主流的當權勢力掛鈎,助紂為虐(例如還原式科學鞭長莫及的順勢療法、中醫(真正的中醫包括五行理論把脈針灸等)一律橫遭打壓)。今天(尤其是中國包括香港)整個文化氣候籠罩著科技主義白色恐怖(例如時下的中醫早已十之八九以上在標榜evidence based medicine(按証據辦事,不過只是他們心目中的證據)的對抗醫學(西醫)淫威之下卑躬屈膝出賣靈魂)。

可憐可悲一切形而上的學術,只因為超科學而被妖魔化成偽科學,處處受盡迫害,不少想盡辦法陪玩還原主義科學遊戲,委曲求存。時下本地自稱科學家者大多連量子科學也不承認(否則不可能再排斥特異功能等),手舞科學主義的利劍也文也武縱橫天下。

從樂觀的角度說,近二三十年科學界愈益開放,一方面客觀潮流迫使傳統心態的科學家不得不面對現實,接受向來拒絕承認的知識技藝(例如靜心、針灸、催眠、香氛療法等開始經過足夠的驗證,卸下偽科學的指控),另一方面方法學和測量工具進步,亦幫助了他們以較為顯式(explicit)的手段去認知過往抗拒的東西(例如氣功、手療、音響療癒、O環測試),加上大量個案研究結果累積到臨界點,科學的範圍終於逐步擴闊,得以慢慢容納種種先前誓死否定的學術,例如本段上文提到那些。(註2)

動物傳心何時令主流科學界轉意回心?

且讓我們回到A君B君的故事吧。科學是一個厲害的工具,但即使工具完善(目前方法學和理論各方面仍有許許多多待改進),亦只可以應用於固定的某些範圍,正如溫度計只適宜來測溫度。科學家若不懂把脈氣功風水占卜等,使用自己那一套量不出其他範疇、範式的事物真相,卻一棍打死它們貶為騙術,於理何在?

正如數學之中,加減數不論如何管用,許多時候必須與乘除配合,甚至讓位,才運算方便有效。只懂加減而否定乘除、幾何、微積分,無疑是井底之蛙,此刻絕大部分社會井蛙手握生殺大權,所以人類文明才不斷退步。

祥哥非常慶幸有陳樂知博士這樣有心又有料到的科學家挺身而出、警醒大家切勿胡亂迷信無根據的江湖術士,提醒提供服務者必須嚴守專業道德,量力而為,能夠費神研究又拋頭露面甘於任人咒罵,無疑這是很大的功德。其實上次祥哥的回應(註3),完全沒有否定半點陳博士對於動物心理的精闢見解(確是欠了充份的肯定嘉許讚賞,樂知兄莫怪,日後補番請飲茶),對於「寵物主人們有責任正確地認識動物」完全認同,不覺得動物行為科研是錯誤的(文中沒有這樣表示,如果有,該是不小心引起了誤會,謹此道歉);只是多年來修煉終於知道原來天外有天,傳統的(主流承認的)科學諸如此類未能做到許多事情(例如了解動物許多行為的真相,或者死後發生了甚麼事),除了舊式科學之外,還有其他方法有效查詢。只不過如果死抱還原主義科學的態度予以排斥、貶為「不道德」,才不敢苟同,而且要為從業員鳴寃。

陳博士兩篇鴻文(註4)中似乎完全未提出一個個案,證實動物傳心如何在現實生活中「傷害」過動物或主人,相反祥哥身邊每一位動物傳心師和數不清的當事人,卻都不斷舉証自己身為主人和他們的寵物如何受益,祥哥自己也是得到過動物傳心術幫助解決問題。現在陳博士可以放心了?祥哥絕對尊重「尊重既有的、豐富的科學成果,然後才帶著批判性的去擴闊它、延伸它。」我們做的是努力去消除科學主義霸權,為民除害,也是自救。

 

註:

  1. Wikipedia這樣形容:Scientism is a term generally used to describe the cosmetic application of science in unwarranted situations not covered by the scientific method.

In philosophy of science, the term “scientism" frequently implies a critique of the more extreme expressions of logical positivism and has been used by social scientists such as Friedrich Hayek, philosophers of science such as Karl Popper, and philosophers such as Hilary Putnam and Tzvetan Todorov to describe the dogmatic endorsement of scientific methodology and the reduction of all knowledge to only that which is measured or confirmatory.

More generally, scientism is often interpreted as science applied “in excess".

  1. 限於現有科學界的視域、方法學、測量工具,還有心態和資源分配等因素,有些恐怕還有好一段路要走,包括順勢療法、把脈、花療、人智學、金字塔學、占卜術、通靈等,動物傳心術也是這樣吧。有些社會問題表面上是科學的爭論,其實主要是政治問題(背後又是商業利益的問題),例如反疫苗、雙氧水、基因改造、芥花籽油、禁制大麻等。
  2. 周兆祥:動物傳心有幾「真」?

https://simonchaulife.wordpress.com/2017/07/14/%e5%8b%95%e7%89%a9%e5%82%b3%e5%bf%83%e6%9c%89%e5%b9%be%e3%80%8c%e7%9c%9f%e3%80%8d/

4. 陳樂知:無知害人害畜

https://thestandnews.com/cosmos/%E7%84%A1%E7%9F%A5%E5%AE%B3%E4%BA%BA%E5%AE%B3%E7%95%9C-%E7%9B%B8%E4%BF%A1%E5%8B%95%E7%89%A9%E5%82%B3%E5%BF%83%E9%9D%9E%E4%BD%86%E8%BF%B7%E4%BF%A1%E4%B8%94%E4%B8%8D%E9%81%93%E5%BE%B7/

陳樂知:動物傳心vs動物科學?回應「量子紀元」學者周兆祥博士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osmos/%E5%8B%95%E7%89%A9%E5%82%B3%E5%BF%83-vs-%E5%8B%95%E7%89%A9%E7%A7%91%E5%AD%B8-%E5%9B%9E%E6%87%89-%E9%87%8F%E5%AD%90%E7%B4%80%E5%85%83-%E5%AD%B8%E8%80%85%E5%91%A8%E5%85%86%E7%A5%A5%E5%8D%9A%E5%A3%AB/

 

 

廣告

對「哪些科學家天天為科學倒米?」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