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2017動物傳心風波的反思

cat 101

 今年夏天,由於有線電視播出一個針對動物傳心術的報導,引起不少關注,各方人士提出不少看法(註1),祥哥先發表了3篇評論(註2),身心靈平台亦為此安排了一次分享會(註3)。

祥哥萬分感謝這次捲入事件的每一位,因為整個過程迫使我深入認識有關的事物(例如「傳心術」的原理和實際操作方式、本地發展情況)、了解到不同角度的觀點(例如擁護科學的人士和傳媒怎樣看身心靈工作)、從中做了種種分析反省。多得幾位朋友的警醒和啟發,相信得以減少愚昧無知妄動,可能因而得以避過災難,所以內心滿是慶幸感恩之情。

 

觀察—-

也不怕露底讓大家看到祥哥淺陋粗疏,就此分享一些有關的看法(大部分是綜合各方文字評論及當日分享會眾人的意見),請行家和大眾不吝賜教多多鞭策:

  • 相對於其他身心靈工作工種,動物傳心術是風險較低,即是通常不會導致嚴重身心創傷,所以此次傳媒代表呈現為折穿西洋鏡替消費者出頭的「媒體求真」光環,未算採用特別辛辣的批判手段(像對付什麼隱世神醫那樣)。
  • 跟許多身心靈工作工種一樣,動物傳心術是以目前科技水平和文化氣候難以顯性(explicitly) 解釋,因此不容易被傳統科學重複測試,許多人難免感覺它”wee-won” 胡扯,甚至斂財;受到媒體質疑,大抵是從邊緣到正當化、正常化、普及化的必經之路。
  • 身心靈工作業界時常遭到主流輿論批判,視為不科學、反科學、偽科學。此時此地,社會將科學主義(scientism) 奉若神明。可是,大家目中奉為理性、客觀、絕對的科學,不過是19世紀實證主義(positivism)、還原主義(reductionism) (註4)的方法學(methodology),透過重複可複製的定量測試,務求得到同樣量化結果,而就判定為「科學真相」。其實這套傳統科學,早在上世紀,已經被Karl Popper, Thomas Kuhn等哲人批評得體無完膚;畢竟,從牛頓到愛因斯坦,再發展到今天方興未艾的量子物理學,已經洞察傳統科學根本無法窮盡詭辯多端、深不可測的現實底蘊。試問,我們如何用傳統科學,證明上帝是否存在?如何「科學地」解釋耶穌怎樣行奇蹟?念力怎能創造實相?人與人的超感官溝通力?還有至今無法用科學解釋的天眼通、他心通、千里發功?與其坐井觀天將科學絕對化、萬能化、神化,倒不如承認科學只是人類的一種測試和研究工具,至今無法理解無窮盡的世間人事物尤其是心靈力量,未必完全屬於科學範疇。同時,我們相信並繼續支持量子科學,將會進一步揭示種種過去無法理喻的生命實相。

近年不少行家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費神找實證式的科學「證據」和理念解釋,有些成積斐然,逐步獲得主流社會承認接受(例如香氛療癒、靜心、催眠)。可是也有不少身心靈的行業是至少在此階段未能、或者根本永不可能用傳統科學理解、証實的(例如花療、順勢療法、氣功、通靈等)。究竟從業員是否適宜玩傳統實證主義科學這個遊戲?值得慎重考慮,設帳授徒者尤其如此。

  • 此時此地許多人覺得目前本地動物傳心術從業員質素良莠不齊,由於近年此行突然興旺,吸引了不少人學習並執業,提供的服務水平卻非常參差,光顧的客戶隨時會遇到未夠班、或者過份自信的新紮師姐師兄,導師口碑難免差勁。其實,行中不乏優秀可敬的專業人才,只不過市民沒有方便的途徑問津;媒體又習慣報憂不報喜,畢竟, Good news is bad news。
  • 傳媒抓著動物傳心術做故事,存心”踢爆騙局”,早有前科(例如2011年《蘋果日報》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10406/15142010),以後隨時繼續火燒連環船,波及其他身心靈工作;反正”爆大鑊”本小利大;而且,「公正報導、客觀求真、查明真相、言論自由、市民知情權」更是今天香港道德高地的上方寶劍,一旦媒體能夠觸動公眾的恐懼心理和科學主義崇拜,強化市民對傳統文化妖魔鬼怪的集體文化恐懼,足以對整個身心靈業界,帶來災難性的傷害破壞;抓到兩三個走火入魔的個案,便足以抹黑整個行業為怪力亂神的異端邪說。因此身心靈工作界若不認真自律、嚴守崗位、堅持執業操守,後果委實不堪設想,隨時令整個身心靈工作的聲譽受創,甚至讓多年爭取認受的努力付諸流水。
  • 這次報導爭論浪潮,表面上是對這個新興行業的迎頭痛擊,令廣大市民視為騙術敬而遠之(事實上部分從業員反映生意大跌、也有課程學員紛紛退學),業界中人不少憤怒、苦惱、迷惘、面目無光,但是如果我們從中汲取教訓,反求諸己,樹立崇高可敬的專業行規與文化,配合這次超爆的傳媒宣傳、引起公眾好奇關注,隨時能夠因禍得福,畢竟,真金不怕紅爐火,日後發展反而乘風破浪、前程萬里。

 

建議—-

經此一役,祥哥綜合各方高人的誠意推薦,謹以外行人的個人身份,不自量力又不嫌冒昧,獻計提出一些想法,供動物傳心師業界參考,相信可以提升這個行業的專業地位:

  1. 傳心師只提供自己能力所及、恰如其份的服務。除非有信心滿足客戶要求,否則絕不輕率接受個案,更不可誇大自己的經驗、資歷,加鹽加醋形容過往的成功例子。
  2. 擬訂業務範圍,包括可以為客戶具體做些什麼、會按照什麼專業程序進行、收費準則等,公布周知。(例如在自己的網站清楚說明,在客戶查詢時全文奉上。)
  3. 凡是首次光顧,客戶可以要求傳心師嘗試與對象溝通,提供一些足以信服的事實,例如牠的脾性、習慣、過去遭遇、目前狀態等。若客戶不滿意、沒有信心,可以馬上終止關係,分文不收,或者只收基本行政費用。
  4. 傳心師有權要求客戶提供溝通對象的照片三四幅,包括正面大頭相。
  5. 傳心師有權要求客戶誠實提供這次服務的一些基本資訊,包括曾否邀請其他人向牠做同樣的溝通、保證所提供的資料沒有不忠實的元素。
  6. 身心靈工作業界像其他行業一樣,最好充份理解傳媒的運作方式,採用合作(包括理解、體諒、預先做好功課、表達善意、無虧心事坦盪盪接受刁難等)態度,不敵視不對抗不逃避,讓採訪者收到專業而有趣的實用訊息,自己也有得著,才是雙贏之上策。
  7. 動物傳心術際此發展的階段,是否有相當的理論基礎和數據紀錄,足以有把握說服堅持用實證科學判明真偽的懷疑者?導師和傳心師有多少這方面的專業裝備、經驗、信心—-特別是面對傳媒留難?這些需要集思廣益,共謀良策啊。如果真的要玩所謂科學的遊戲,例如引用量子科學理論去解釋某些現象或支持自己的做法,必定做足功夫,具備夠扎實的基礎,才好嚴謹、公正地提出來。
  8. 期待動物傳心業界制訂考核準則及專業資歷認證制度,在目前發展階段,恐怕不切實際。更可行的是業界自律自重、自強不息、眾志成城,有麝自然香,憑著實力及服務態度精神,逐步嬴取公眾接受承認。等到條件成熟,再組有規模有公信力的聯會工會團結業界。
  9. 業界人士必須加強 Due Diligence (盡職調查) 能力,只講自己絕對肯定是有根據的事物,切勿信口開河穿鑿附會,以訛傳訛。每一個行業,都要有自己的Best Practice (實務典範)。當中,Best Practice 內更一定要有 SOP,即 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 (標準作業程序)。
  10. 動物傳心的資深導師,值得挺身而出,承擔重任,召開圓桌會議,眾志成城,制定執業守則,水漲船高,讓整個行業務因禍得福,集體提升。

 *   *   *   *—-

古有明訓:First they ignore you. Then they argue with you. Then they take you for granted. 獲得傳媒和公眾關注留難甚至妖魔化,正是任何新興事物由邊緣邁向中央道統的難免際遇,動物傳心術這次由傳媒布局鬧出風波,正好反証已經備受媒體重視,大抵輕舟已過萬重山,又進了一大步更接近目標。

且看業界以至整個推動身心靈覺醒的核心陣營,怎樣借危為機、虛心求進,善用這次嚴峻考驗,彰顯真正的智慧和修為,不卑不亢、以身心靈謙卑踏實的專業器量和風範獻世。

————–

衷心感謝多位不同崗位不同立場的朋友提供意念、啟發、鼓勵、支持、鞭策,特別是周華山、鄭建生、Michael Kong,陳樂知、鐘源、Samantha Yu、杏籽。

————–

 

註:
1.
陳樂知:無知害人害畜 相信動物傳心非但迷信且不道德
https://thestandnews.com/cosmos/%E7%84%A1%E7%9F%A5%E5%AE%B3%E4%BA%BA%E5%AE%B3%E7%95%9C-%E7%9B%B8%E4%BF%A1%E5%8B%95%E7%89%A9%E5%82%B3%E5%BF%83%E9%9D%9E%E4%BD%86%E8%BF%B7%E4%BF%A1%E4%B8%94%E4%B8%8D%E9%81%93%E5%BE%B7/
陳樂知:動物傳心vs動物科學?回應「量子紀元」學者周兆祥博士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osmos/%E5%8B%95%E7%89%A9%E5%82%B3%E5%BF%83-vs-%E5%8B%95%E7%89%A9%E7%A7%91%E5%AD%B8-%E5%9B%9E%E6%87%89-%E9%87%8F%E5%AD%90%E7%B4%80%E5%85%83-%E5%AD%B8%E8%80%85%E5%91%A8%E5%85%86%E7%A5%A5%E5%8D%9A%E5%A3%AB/
2.
動物傳心有幾「真」?
https://simonchaulife.wordpress.com/2017/07/14/%e5%8b%95%e7%89%a9%e5%82%b3%e5%bf%83%e6%9c%89%e5%b9%be%e3%80%8c%e7%9c%9f%e3%80%8d/
科學有幾「科學」
https://simonchaulife.wordpress.com/2017/07/19/%e7%a7%91%e5%ad%b8%e6%9c%89%e5%b9%be%e3%80%8c%e7%a7%91%e5%ad%b8%e3%80%8d/
哪些科學家天天為科學倒米?
https://simonchaulife.wordpress.com/2017/07/26/%e5%93%aa%e4%ba%9b%e7%a7%91%e5%ad%b8%e5%ae%b6%e5%a4%a9%e5%a4%a9%e7%82%ba%e7%a7%91%e5%ad%b8%e5%80%92%e7%b1%b3%ef%bc%9f/
3.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simon-chau-%E5%91%A8%E5%85%86%E7%A5%A5/%E5%BE%9E%E5%8B%95%E7%89%A9%E5%82%B3%E5%BF%83%E7%9C%8B%E9%A6%99%E6%B8%AF%E8%BA%AB%E5%BF%83%E9%9D%88%E5%B7%A5%E4%BD%9C%E7%9A%84%E6%9C%AA%E4%BE%86/10155628762097146/
4. 詳見https://simonchaulife.wordpress.com/2017/07/26/%e5%93%aa%e4%ba%9b%e7%a7%91%e5%ad%b8%e5%ae%b6%e5%a4%a9%e5%a4%a9%e7%82%ba%e7%a7%91%e5%ad%b8%e5%80%92%e7%b1%b3%ef%bc%9f/。
目前認為多種身心靈工作(包括動物傳心術)是否可信的爭論正反相方,看來焦點在於能否接受實證主義的堅持,舉例:“科學不是隨口說就可以,背後要花費大量時間去反覆驗證自己的假設。其實動物傳心術最大的問題是未有定義好一套紮實理論,更沒有證據支持。傳心師要還自己一個公道,必先老老實實地解決這兩大問題。”
阿捷:即使保持開放態度 應該如何面對動物傳心的真偽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hilosophy/%E6%B7%BA%E8%AB%87%E7%A7%91%E5%AD%B8%E6%96%B9%E6%B3%95-%E5%8D%B3%E4%BD%BF%E4%BF%9D%E6%8C%81%E9%96%8B%E6%94%BE%E6%85%8B%E5%BA%A6-%E6%87%89%E8%A9%B2%E5%A6%82%E4%BD%95%E6%AA%A2%E9%A9%97%E5%8B%95%E7%89%A9%E5%82%B3%E5%BF%83%E8%A1%93/
 

 

哪些科學家天天為科學倒米?

science 3

  • A君手拿寒暑表,走進房間四處探測,寒暑表的水銀柱紋風不動,於是高聲宣布:這兒沒有輻射、沒有噪音、也沒有高血壓。誰會認真聽他呢?—-寒暑表(溫度計)是設計來量度溫度的,沒有功能去測量音量、輻射量、血壓,我們另外發明了音量儀、放射測量儀、血壓計。
  • B君學懂了計加減數,躊躇滿志,覺得它天下無敵,永遠不會有更棒的數學。他需要計算一天有多少秒鐘,人家教他簡單的乘數運算(60 X 60 X 24 =?),他竟然堅持要一下一下用加數推算,認為乘數是邪術,旁門左道,要避之則吉。

如果你覺得這些故事荒唐無稽,恐怕未想過如果這兩位仁兄仁姐大權在握掌億萬人生死,情況將會多麼慘絕人圜。

看官們,祥哥告訴你,這個正是今天全人類可悲可怕的命運。

整個人類文明早已病入膏肓,若非有清醒的一小撮人多年來冒生命危險去抵抗、揭露真相,隨時返魂無術。這個瘟疫有個名字,叫做「科學主義霸權」。

 

當科學自大雄覇天下

科學主義(scientism)跟科學(science)是兩碼事,可惜這個世代分得清楚的人萬中無一(閣下全家誰聽過「科學主義」?)。

科學當然是非常管用的工具:沒有科學,我們今天還以為地球是平的,沒有科學,怎也造不出飛機火箭更不會有電話電視電腦。祥哥萬分感恩我們今天都活在科學的祝福中,也相信自己當年的博士論文(應用語言學)100%合乎科學原則,所指導過的博士生論文中每句話亦然。

科學家當然對人類貢獻極大,科學的精神(客觀求真、堅持原則、自我反省、承認局限、服務社會等等)絕對崇高可敬,祥哥一直當伽俐略牛頓愛迪生愛因斯坦個個是人民英雄。

科學主義則是一種科學的誤用,通常指唯我獨尊(「我們不承認者都是騙子,必須消滅」)、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一切辦事必須遵照我們的原則否則予以批鬥」)的態度(註1)。

當今之世,自從堅持還原主義(reductionist)原則的「實証科學」(positive science)在過去一二百年大行其道,「統治」人類文明之後,社會上種種不符合其標準的思維方式與探索現實手段紛紛遭排斥,一句「你這個不科學」即足以打進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天下間所有事物的對錯都必順由(某些未追上時代者心目中的)科學判定。

更倒霉的是由於種種政治、文化、歷史原因,科學主義與社會主流的當權勢力掛鈎,助紂為虐(例如還原式科學鞭長莫及的順勢療法、中醫(真正的中醫包括五行理論把脈針灸等)一律橫遭打壓)。今天(尤其是中國包括香港)整個文化氣候籠罩著科技主義白色恐怖(例如時下的中醫早已十之八九以上在標榜evidence based medicine(按証據辦事,不過只是他們心目中的證據)的對抗醫學(西醫)淫威之下卑躬屈膝出賣靈魂)。

可憐可悲一切形而上的學術,只因為超科學而被妖魔化成偽科學,處處受盡迫害,不少想盡辦法陪玩還原主義科學遊戲,委曲求存。時下本地自稱科學家者大多連量子科學也不承認(否則不可能再排斥特異功能等),手舞科學主義的利劍也文也武縱橫天下。

從樂觀的角度說,近二三十年科學界愈益開放,一方面客觀潮流迫使傳統心態的科學家不得不面對現實,接受向來拒絕承認的知識技藝(例如靜心、針灸、催眠、香氛療法等開始經過足夠的驗證,卸下偽科學的指控),另一方面方法學和測量工具進步,亦幫助了他們以較為顯式(explicit)的手段去認知過往抗拒的東西(例如氣功、手療、音響療癒、O環測試),加上大量個案研究結果累積到臨界點,科學的範圍終於逐步擴闊,得以慢慢容納種種先前誓死否定的學術,例如本段上文提到那些。(註2)

動物傳心何時令主流科學界轉意回心?

且讓我們回到A君B君的故事吧。科學是一個厲害的工具,但即使工具完善(目前方法學和理論各方面仍有許許多多待改進),亦只可以應用於固定的某些範圍,正如溫度計只適宜來測溫度。科學家若不懂把脈氣功風水占卜等,使用自己那一套量不出其他範疇、範式的事物真相,卻一棍打死它們貶為騙術,於理何在?

正如數學之中,加減數不論如何管用,許多時候必須與乘除配合,甚至讓位,才運算方便有效。只懂加減而否定乘除、幾何、微積分,無疑是井底之蛙,此刻絕大部分社會井蛙手握生殺大權,所以人類文明才不斷退步。

祥哥非常慶幸有陳樂知博士這樣有心又有料到的科學家挺身而出、警醒大家切勿胡亂迷信無根據的江湖術士,提醒提供服務者必須嚴守專業道德,量力而為,能夠費神研究又拋頭露面甘於任人咒罵,無疑這是很大的功德。其實上次祥哥的回應(註3),完全沒有否定半點陳博士對於動物心理的精闢見解(確是欠了充份的肯定嘉許讚賞,樂知兄莫怪,日後補番請飲茶),對於「寵物主人們有責任正確地認識動物」完全認同,不覺得動物行為科研是錯誤的(文中沒有這樣表示,如果有,該是不小心引起了誤會,謹此道歉);只是多年來修煉終於知道原來天外有天,傳統的(主流承認的)科學諸如此類未能做到許多事情(例如了解動物許多行為的真相,或者死後發生了甚麼事),除了舊式科學之外,還有其他方法有效查詢。只不過如果死抱還原主義科學的態度予以排斥、貶為「不道德」,才不敢苟同,而且要為從業員鳴寃。

陳博士兩篇鴻文(註4)中似乎完全未提出一個個案,證實動物傳心如何在現實生活中「傷害」過動物或主人,相反祥哥身邊每一位動物傳心師和數不清的當事人,卻都不斷舉証自己身為主人和他們的寵物如何受益,祥哥自己也是得到過動物傳心術幫助解決問題。現在陳博士可以放心了?祥哥絕對尊重「尊重既有的、豐富的科學成果,然後才帶著批判性的去擴闊它、延伸它。」我們做的是努力去消除科學主義霸權,為民除害,也是自救。

 

註:

  1. Wikipedia這樣形容:Scientism is a term generally used to describe the cosmetic application of science in unwarranted situations not covered by the scientific method.

In philosophy of science, the term “scientism" frequently implies a critique of the more extreme expressions of logical positivism and has been used by social scientists such as Friedrich Hayek, philosophers of science such as Karl Popper, and philosophers such as Hilary Putnam and Tzvetan Todorov to describe the dogmatic endorsement of scientific methodology and the reduction of all knowledge to only that which is measured or confirmatory.

More generally, scientism is often interpreted as science applied “in excess".

  1. 限於現有科學界的視域、方法學、測量工具,還有心態和資源分配等因素,有些恐怕還有好一段路要走,包括順勢療法、把脈、花療、人智學、金字塔學、占卜術、通靈等,動物傳心術也是這樣吧。有些社會問題表面上是科學的爭論,其實主要是政治問題(背後又是商業利益的問題),例如反疫苗、雙氧水、基因改造、芥花籽油、禁制大麻等。
  2. 周兆祥:動物傳心有幾「真」?

https://simonchaulife.wordpress.com/2017/07/14/%e5%8b%95%e7%89%a9%e5%82%b3%e5%bf%83%e6%9c%89%e5%b9%be%e3%80%8c%e7%9c%9f%e3%80%8d/

4. 陳樂知:無知害人害畜

https://thestandnews.com/cosmos/%E7%84%A1%E7%9F%A5%E5%AE%B3%E4%BA%BA%E5%AE%B3%E7%95%9C-%E7%9B%B8%E4%BF%A1%E5%8B%95%E7%89%A9%E5%82%B3%E5%BF%83%E9%9D%9E%E4%BD%86%E8%BF%B7%E4%BF%A1%E4%B8%94%E4%B8%8D%E9%81%93%E5%BE%B7/

陳樂知:動物傳心vs動物科學?回應「量子紀元」學者周兆祥博士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osmos/%E5%8B%95%E7%89%A9%E5%82%B3%E5%BF%83-vs-%E5%8B%95%E7%89%A9%E7%A7%91%E5%AD%B8-%E5%9B%9E%E6%87%89-%E9%87%8F%E5%AD%90%E7%B4%80%E5%85%83-%E5%AD%B8%E8%80%85%E5%91%A8%E5%85%86%E7%A5%A5%E5%8D%9A%E5%A3%AB/